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人间烟火

作者: 王冬梅 发布时间:2017/06/12

要是问我在常州有没有一个特别喜欢的地方,我会说是明城墙,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那里有一股熙熙攘攘的烟火气。城墙的西面开着许多小店,有卖梳篦的,有卖工艺品的,有做书画装裱的,还有一到夜晚就会传出喧闹人声的小饭馆。有时候,反倒是这些“老物件”更讨人喜欢,相比起现代的工业制造品,它们显得更温暖,更有人味儿。我喜欢这股烟火气,即使这在有些追求“洋气”的人看来是一件很土的事。

这几年我都会去兰陵中学参加爱心义卖活动,今年的主题是关爱自闭症儿童,卖得的善款将用来帮助自闭症儿童。

虽是初夏,阳光却肆虐地照在中学的操场上,一阵阵的热气从脚下蒸腾起来,使本就热闹的操场显得更热了。我顶着烈日转了大半圈,买了几本书,心里未免有点小失望,今年义卖的东西跟以往差不多:批发来的笔、笔记本;看过的书;用过的玩具……这样的义卖有点象走个过场,看似只比直白的捐款来的稍微有趣一点。           

QQ图片20170609154249.jpg      

“阿姨,买双虎头鞋吧!”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我抬头一看,一个文静的女生双手捧着一双虎头鞋,本就红润的脸被阳光晒得更红了,汗滴沿着脸颊挂下来,眼中满是期待。一双小小的虎头鞋一下就映入我的眼帘。这双虎头鞋底色为淡紫色,绣着松针的暗纹,红色丝缎的滚边显得简洁大气,老虎的眼睛也用线密密地绣成,很有立体感,显得炯炯有神,额间浅金色的“王”字低调地闪着光,最可爱的还是要数那两簇胡须,它们由五色棉线构成,象征着“五行”。这么多元素搭配在一起丝毫不显得花哨,反倒在统一中透出活泼俏皮的气息。这双虎头鞋一看就是纯手工做成的,就是一件艺术品,一件真正的民间艺术品。

我不由地问这位小卖家:“这双虎头鞋是哪里来的?”

“这双虎头鞋是我自己做的。”

我惊住了:“这上面的每一针每一线都是你自己绣的?”

“对呀,都是我自己完成的。”

“你什么时候做的?”

“去年暑假开始,我跟着小区的一位婆婆学的,做了好久了,现在才完成。”朴实的语言中透着些许的羞涩与自豪。此时此刻,我甚至有些感动,我能感觉到这位小卖家的用心,一个中学生,每天课业那么忙,还要抽时间去完成这样一双精致的手工鞋。是每个深夜的台灯下,还是假期本应放松休整的时间里,这个同学用稚嫩的手拿着针线刺绣、拨花、打籽,这每一针每一线里都凝着流淌过的时间,还有她指尖的温度。

虎头鞋的历史已无法准确考究,民间每一位母亲都会为即将出生的婴儿做虎头鞋,它是孩子的保护神,希望孩子能像小老虎一样茁壮成长,这里面有着每一位母亲的爱与喜悦,是母亲一颗爱心的艺术表现,虎头鞋也一度成为每一个家庭喜庆与期盼的象征。然而在当今社会,虎头鞋早已销声匿迹,本以为这一股旧日的烟火气将就此消散,没成想在这个小女孩这里还保留着一颗火种。

时隔千百年,同样的材料同样的做工,最弥足珍贵的是有着同样一颗温暖无私的心。一个中学女生,花这么多的时间精力做鞋,拿出这样一件耗费心血的作品来义卖,善款不留分毫地捐给自闭症儿童,我看得出她的赤诚。在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高智商、世俗、老道、懂得配合、善于表演,有些人很少用心去做事。然而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依然有人毫不功利不求回报地做着一件事,比起那些冰冷的手段,多了一颗心的温度和人性的气味。

我将这双虎头鞋买了下来,“谢谢阿姨!”女孩高兴地接过钱,细心收好,并郑重地在她的小账本上记上“虎头鞋:150元”。        

我端详着手里的虎头鞋,慢慢摩挲,针脚的纹理是那么的清晰,带着阳光的暖意、带着女孩手心的温度,犹如窄巷间的微风,穿过回廊与酒肆,裹挟着熟悉的烟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