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爱向西南行

致公“爱心妈妈活动”之“九溪十六寨”篇

作者:薛雨花 发布时间:2017/09/08

爱心妈妈与吴桂英校长(左二)在茅坪希望小学合影_副本.jpg

爱心妈妈与吴桂英校长(左二)在茅坪希望小学合影

8月的松桃苗族自治县,满山葱茏,百鸟长鸣,空气中都能嗅出生意盎然。我们的致公爱心妈妈公益活动也再次拉开帷幕,开始了“走进苗寨、探访留守儿童”的爱心征程。

七月初,党员龚静(这是一位多年热衷爱心公益活动,有着二十多年党龄的致公党员)来到市委会,与陈玄副主委汇报交流她近期生活工作情况,关心了解党员工作生活情况也是市委会多年的工作传统,谈话中龚静提及她准备再次去往松桃苗族自治县,探访那里留守儿童的打算(此前她已三次前往松桃县,对那里的情况大致比较了解),陈玄副主委听了此事,建议可以结合贯彻落实致公党中央精准扶贫工作会议精神以及“爱心妈妈”活动倡议,策划并落实好这次爱心活动。

陈玄副主委工作起来也是雷厉风行,立即安排机关工作人员与中国致公出版社联系,在致公中央宣传部以及中国致公出版社的帮助支持下,当即筹备了一批少儿读物赠送给“九溪十六寨”的希望小学,并安排市委会工作人员随同前往,进一步了解那里留守儿童的具体情况,同时做好相关沟通服务工作。

甜妹子腾烁祺与党员龚静_副本.jpg

甜妹子腾烁祺与党员龚静

留守的“甜妹子”

第一站我们到达的是风景秀丽的大湾苗寨,这是一座建在深山里,保护得相对完好、规模也比较大的苗族村寨。在去往大湾苗寨的路上,由于之前多天连续大雨,公路坍塌,我们只好下车步行至村寨,村寨口的一大塘荷花开得欢快,仿佛在迎接我们的到来。六岁的小姑娘滕烁祺就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在这里,这个眼睛亮亮、脸蛋圆圆、有着两个小酒窝的“甜妹子”眉眼里却有一缕化不开的愁绪,烁祺的爸爸遭遇车祸不幸离世,妈妈改嫁,她太小了!还没有能力去理解和包容,她只是简单地认为:妈妈不要我了……村寨里出去打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小伙伴们跟着爸爸妈妈一起走出大山的越来越多,原本只有六七百人寨子里,烁祺的小伙伴们却越来越少了,这也是她感觉不幸福的原因之一。当来自扬州外国语学校的小姐姐拿起画笔给烁祺画画时,这个可爱的小姑娘笑了,她也拿起纸笔,要和姐姐一起画画。中午吃饭时,烁祺特意跟爷爷请了假,要和我们一个桌子吃饭,因为她好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热闹了。我们离开村子时,她跑在第一个,这样才可以跟每个人道别。大湾苗寨的小烁祺,曾作为留守儿童代表去过中南海,爷爷奶奶也曾带她去过安徽,路过南京。她无疑是不幸的,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爱,母亲也离她远去,可她也是幸运的,爷爷奶奶还有社会上许许多多的爱心人士给了她加倍的爱,守护她成长。

老村长给我们介绍学校以及村寨情况_副本.jpg

老村长给我们介绍学校以及村寨情况

心有牵挂的“守护人”

从松桃县开往“九溪十六寨”的路只有一条,却分为好多段,有狭窄却相对平整的水泥路面,有180度急转弯的惊险路,有荷塘田地间的泥洼路,有一步一坑的凹凸路,65公里的距离,开了两个多小时。这里是还没有被开发的松桃苗族自治县沙坝河乡茅坪村,是一类贫困村,村民96%是苗族,村里有大小九条小溪,十六个寨子,所以当地人又称“九溪十六寨”。接我们的老村长是这里的“守护人”,这个原本已经走出深山,在大城市上海谋生活的有志青年,却因为心中实在放不下对家乡的牵挂,毅然回归山野,做一名坚定的守护人,守护着这片大山,守护着这片村寨,守护着这群乡人,这一守就是几十年!从青年到老年,从黑发到白头。老村长很热情,安排我们一部分人住在他家中,一部分人住在另一户苗族人家中,条件虽然艰苦,但老村长却给我们换上了新的干净的床单被罩。他安排我们住在房间里,而他自己和家人只能去邻居家凑合。在带我们走访留守儿童的路上,老村长开着车,为我们沿途介绍,并幽默地说,“这条路,只有他这样驾驶技术绝对好的人才能开”。确实!通往村寨的路就如同城市里开挖过的工地路面一样,简直不能称其为“路”。村长说,等到明年情况就会好了,通往每个寨子的路也已在修建计划中了。这位热情的老村长就是这样一位有牵挂有情怀的村寨守护人,用自己的行动赢得了当地村民的尊敬与爱戴。

与吴冰兰一家合影_副本.jpg

与吴冰兰一家合影

吴妈妈的“为难事”

苗家人习惯将房子建在半山腰,吊脚楼由此而来。下了车,爬上半山腰,我们到了吴冰兰家,吴妈妈早已在院外迎我们。这个家里,最快乐、数量最多的要数一群鸡和蜜蜂了,这都是吴妈妈养来贴补家用的。吴爸爸早年换上了“肌肉萎缩症”,这种病在目前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只能靠家人的照顾和仪器维持延续生命(吴冰兰一家四口目前仅靠低保维持生活)。吴冰兰今年小学毕业,考上了县里的重点中学,不巧的是,我们来的前一天她到学校报到去了,所以我们没遇到她本人,但墙上挂的一张张奖状都在告诉我们这个瘦弱的女孩,是如何的刻苦与努力。吴冰兰每天早上四点半就起床做早饭,然后接替妈妈,照顾爸爸,并负责照顾弟弟妹妹(除了自己弟弟,叔叔家的两个孩子也在他们家生活,叔叔婶婶外出打工维持家用)。“多亏了我女儿”,吴妈妈说到动情处,留下了眼泪,“其实我也很为难,我女儿考上县里的重点中学我也很开心,我希望她有出息,可又害怕这家里离了女儿,更难了……”,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可对于吴冰兰这样的家庭来说,考上县里的重点中学也竟然成了一件喜中带忧的事情。 “孩子争气有出息就是最大的福气”, “有这么多爱心人士关注着你们一家,再苦再难都会过去的”,同行的人不断鼓励她说。吴妈妈点点头,“是啊,好多爱心人士都给了我们很大帮助,我真的需要这些帮助!可从心里来说,又不知何以为报,所以有时这也让我很为难”,这是一个对重病卧床的丈夫、对幼小的子女不离不弃的有情有义的女人,这也是一个对爱深有感触、知道感恩的女人,她手上厚厚的老茧就是她的情她的义,她眼中流泪却仍面带笑容就是她的坚强。

因为爱,所以爱

茅坪村希望小学只有一年级到四年级,五六年级就要统一到乡里去上。我们到学校时,校长吴桂英正身穿苗族服饰用苗家话跟一位当地人交谈着,此时此景,可见这个广东姑娘已然深深融入了这里。因为爱,她跟随她的“阿牛哥”来到这里,也因为爱,她在这里一待就是十五年,穿上了苗家衣,学会了苗家话,成了一群苗家娃的“孩子王”,她兴奋地告诉我们:今年全乡统考前五名都是从茅坪村希望小学走出去的学生,要知道,全乡可是有二十几所小学啊,我们还有一名学生考上了县重点中学(就是前面提及的吴冰兰同学)!这些都是爱心人士多年来关注学校发展也让我们知道教育重要性的结果呀!你们是致公党组织里第一批走进我们寨子的人,通过你们,我们知道了原来还有和中国共产党一样关心人民疾苦、真诚帮助我们的组织,你们是我们的恩人和朋友!

正值暑假,学校里只有一位老师护校,校园显得空空荡荡,只看到操场的一角露天摆放了四五张餐桌。吴校长介绍说道,因为学校只建了厨房,却没有食堂,所以四个年级的64个学生现在只能在露天的餐桌上吃饭,看到已有裂纹的水泥操场、露天的餐台、学校围墙上“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大幅标语,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酸酸的。

临别时,我们将筹集的图书以及64套书包文具用品留在学校,委托吴校长在开学后分发给学校里的每位孩子,希望他们在书籍中汲取营养和前行的力量,用知识改变命运!

致公党南京市委会响应致公中央“爱心妈妈”活动倡议以来,已赴四川泸州叙永县麻城寨和村小学、安徽省岳西县留守儿童服务中心、南京方舟启智中心、南京市点将台福利院、云南省弥勒县慧泉阳光希望小学等地开展捐资助学活动,与留守以及需要帮助的儿童进行情感交流、心理疏导,关注他们的学习、生活及思想动态,培养健康心态,帮助其健康成长,凝聚了微力量,传播了正能量,将社会关爱送到了每个孩子的心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