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我在梵净山下等你——“九溪十六寨”纪行

作者:龚静 发布时间:2017/09/08

1.jpg

2017.08.17 我们大小一行14人带着“三十三颗心”抵达松桃苗族自治县,开始了“走进苗寨、看望留守儿童”的爱心妈妈公益活动,也让城里的孩子去山里体验生活和汲取知识。

此行在七月初酝酿。出发前一周当我在微信群里呼吁需要认捐64个书包和文具字典给“九溪十六寨希望小学”的孩子, 短短不足一小时就认捐完了,恰巧又是我与33人(我们南京市党员众筹毕节杨天猛上北大,也是我与33人)。这里面有省委会的干部、有市委会的领导和党员;有退休干部、也有企业家。还不断有人要我收款带上他的心:“亲,万一你们买的东西有破损呢”、“下次一定要算上我一个呀”、“唉,睡个午觉就没的名额啦。看来好事也要起早啊!带我一个吧!”“好吧,我们在考虑给学校的乡村教师每人送个毛毯,您的款就用在这上面可以吗?”我回答道。“好的、可以”。“还有名额吗?给我留一个吧!”点点滴滴都是爱啊!我只好回复:“没能赶上这次的,欢迎下次再参与!希望我们这条爱的小溪源源流淌!”

市委会领导闻讯此事表示支持,并立即与中国致公出版社联系,筹备了一批少儿读物赠送给“九溪十六寨”的希望小学,安排工作人员随同前往,了解具体情况,同时做好相关沟通服务工作。

1.jpg

我们的中巴车行驶在前往“九溪十六寨”的盘山路上,仅65公里的距离,用了近两小时。虽说进寨的路比两年前我和陶玉梅同行那次已好很多(现在是水泥路面),但弯道多、路面窄,车子一会儿卯足了劲地一转弯就往上爬,一会儿180度的弯转过来立即小心翼翼地下滑,我们不敢看路边山崖,只有抬头望着远方美丽山景,有着20年开车经验的裴师傅也不停的说;下次你们换台再小点的车来吧,幸亏是我来,若是年轻的司机估计要哭鼻子了!

“九溪十六寨”坐落于贵州第一山梵净山东麓,铜仁市锦江河的源头,松桃苗族自治县沙坝河乡茅坪村,是一类贫困村。村民96%是苗族,由十六个自然寨组成(此次我们仅走访了其中的两个寨子);全村有九条小溪和山间小路将寨与寨相连。有445户2357人分住在约10平方公里的小溪边、山坡和山顶上。百分之六七十户都有人在外打工,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

1.jpg

我们住的那户苗家就是老夫妻俩带着7岁的孙子

空气质量全年365天都是一级优。负氧离子高达12万-16万个之多,是纯天然的绿色之肺和天然氧吧。大家一致感到进得寨子,呼吸非常舒畅、大脑非常清醒,尤其是山中的水非常甘甜润喉。

1.jpg

道路的尽头就是茅坪希望小学

房子大多几百年——20年的历史,依山而建,向阳背风。形状以“一正型、一正一厢型、一正两厢型、转角楼和吊脚楼”居多。九溪十六寨苗族的建筑文化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肇始于苗族祖先蚩尤所在的九黎部落集团,据说他们参与了环太湖地区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的创造。九溪十六寨土壤以红色沙土为主,土壤沉积物丰富,矿物质含量高,适合野生蔬菜、野生果木、野生中草药的生长。苗药有300多种,野生有兰花、千年红豆杉、  金丝楠木、野生茶树等 特有植物。堪称 一座天然的动植物宝库。

“茅坪希望小学”现有学生64名(大多是留守儿童),学校采用“双语教学”(苗语和汉语)。老村长龙德标(一位在上海打工十年回乡守住青山绿水,被村民爱戴的人)和吴桂英校长(一位跟着他的“阿牛哥”来到寨子生活十五年并学会了苗语的广东妹)兴奋地告诉我们:今年全乡统考

1.jpg

     市委会工作人员与吴校长、老村长在茅坪希望小学

前五名都在我们学校,还有一名学生考上了县重点中学。这些都是您们爱心人士多年来关注学校也令我们知道教育重要性的结果呀!你们是致公党第一个走进我们寨子让我们知道致公党的人!你们是我们的恩人和朋友! 当望着空荡荡的校园,当听说因为没有食堂(只有厨房),孩子们吃饭都在露天时,我们感到应该为学校做点什么!运动器材还是爱心小食堂呢?

原本想召集孩子们和我们见个面,但考虑到放假不上课,孩子分散在十六个寨,最远的走来学校也要近一个小时,我们决定将准备分发给64个孩子的书包文具和字典以及给老师的“爱心毯”交给吴校长开学时统一发放,并请老村长和吴校长带我们去走访一下特困户。

 车行15分钟,我们来到了另外一个寨子。陶渊明“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放在这里再贴切不过了。当我们来到今年考取县重点中学13岁女孩吴冰兰的家时,眼前的一幕令我们鼻子阵阵发酸。

1.jpg

老旧的房子黑乎乎的屋子里,吴冰兰的爸爸躺在床上,口鼻处罩着呼吸器;她爸爸成为渐冻人已经三年余,靠爱心人士的捐助维持着生命(当他们告诉我,我的弟弟也来看望过并捐助,同时还资助着学校里的十个特困生每月100元时,我张大着嘴说不出话——我的弟弟从没对我说过!泪奔!!)。吴冰兰家中除了床、桌椅一个衣橱和农具,最显眼的要数木板墙上六张吴冰兰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名的奖状!因为妈妈要照顾爸爸和弟弟,冰兰每天四点半起床烧早饭、喂鸡(家里喂养了许多黑色土鸡用来贴补家用)之后才去上学。遗憾的是她前一天已经去县城报到上学了,我们没能见到她本人。吴校长给我们看了她的照片:小小的身躯站的笔直,剪得短短的男孩头发,眼神是那么淡定和充满自信,嘴角透着刚毅。她的妈妈指着家院子里码的整整齐齐的一大堆树枝柴火,哽咽着对我们说:冰兰在走的前一天去山上收了很多柴回来放整齐。多么懂事的孩子!!

 1.jpg

我们遇到了寨子里的“红人~留守儿童滕烁祺

在大湾苗寨,我们遇到了可爱的有着两小酒窝、作为留守儿童代表去过中南海的六岁“留守儿童”~滕烁祺对着我的手机镜头说:“我是留守儿童,我叫滕烁祺,妈妈不要我了 ……我今天开心 就会露出纯净的笑。 我不无忧无虑,整天在家闷死了。我不幸福。感到幸福开心的时候是和伙伴们玩的时候。可他们在寨子里越来越少。都跟着爸妈去城里打工了……”       

如今“留守儿童”是这个社会的普遍现象。我们多么希望孩子的爸妈能早日回家,建设好自己的家园。优美的生态环境、优良的生活传统、淳 朴的社会风气、独特的苗族风情和农耕文化,必将展示出美丽中国的文化田野。在唤起绿水青山的文化发展中,走进生态文明新时代。

 我们愿为松桃尽我们绵绵之力。努力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绵绵用力、久久为功”。这次是我第四次走进松桃,期待第五次、第六次……

 

                                         2017.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