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写给2018戊戌年的一束诗

作者:丁于俭 发布时间:2018/01/31

(一)序诗

也许你只是剪辑的时间和空间

也许你只是此岸深情眺望彼岸

也许你只是寒冷思慕那第一粒绿

也许你只是枯坐翘首那第一片蓝

也许你只是心灵墙头爬起的第一缕丝蔓

也许你只是老井永不瞑目的眼

或许 你只是静谧的等待

或许 你只是  只是并不安份的彼岸


(二)哦,那一片银杏叶

你有三亿年前的记忆

那时候

你和我多么纯真

纯得像襁褓里孩子的第一滴泪

你走过第四纪冰川

那之后

你和我都装上了冷静的外壳

包裹滚烫的

滚烫得仿佛喷涌的熔岩

你有贮藏那么久的芳馨

从吐出绿意 到闪现金黄

一直讲述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直到陨落

却一直在讲,一直在讲,一直在讲

一直在讲

……


(三)听雪

城市

无一例外地

被霓虹化了浓妆

被切割成一个个封闭阳台

钻进严冬的被窝   暖洋洋的睡去

雪 雪却落下来了

瘦削的盲诗人

站在水泥广场

听雪

一朵,落上他刀刻般的脸

熔化  吟唱点燃导火索的声音

然后落寞地

沿着他的身体

滑落

渗入 或者

跌碎于水泥地面

那一瞬或许是七彩

或许稚气的琴声

盲诗人夸张地举起双臂 拥抱

无眼的面颊

流出殷红的泪


(四)站在城市的边缘

站在城市的边缘

霓虹在夜色里稀释

稀释成 一缕炊烟

追逐东篱下 鸡鸣犬吠

 

站在城市的边缘

浓荫在昏黄中稠密

稠密成 一只柳笛

伴奏舞蹈的 灯红酒绿

 

站在城市的边缘

群山在静穆里融化

融化成 一泓清泉

洗涤思绪的划痕

站在城市的边缘

星空在寂寞里冻结

冻结成 一弯新月

照看粉色的梦境


(五)那一朵腊梅

凛冽里

你默默点燃

一串美丽的娇黄

眉眼中

你无意宣泄

一朵高贵的笑容

你把激情澎湃

馥郁成那一抹优雅的淡笑

你把孜孜以求

升腾成那一缕高傲的清香

你的侧畔

总会站立一个瘦弱的诗人

呕心呖血吟唱

吟唱你内心放浪的形骸

以及真实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