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麻雀的告白

作者:史文红 发布时间:2018/09/07

序:改革开放40年,在人们物质生活得到改善的同时,社会变得更为文明,人与自然更为和谐。谨以此文说说40年中人与自然关系的变化。

 


我是麻雀,生活在城市中的麻雀。比不上鹭鸟的尊贵高雅,也没有鸽子般的宁静与灵性。尽管我们不起眼,可我们好养活,哪里有树木,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尽管没有得到人类对鹭鸟与鸽子那样的宠爱,可我们的生活自由自在,非常幸福。

从前的日子可不是这样的。太祖奶奶生活的那年头,想唱歌也不敢唱,就怕招惹来人类的猎枪。有一回,太祖奶奶飞上了房屋的窗台,透过玻璃窗,看见餐桌上热气腾腾,饭菜的香味飘散到窗外,主人与孩子们正其乐融融享用着。太祖奶奶看到了桌上的两颗饭粒,还看到餐盘里被烹了的同类,悲伤恐惧中,她还听到屋子里女主人问孩子,“树上10只鸟,打下1只,还剩几只?”……。人类是我们的最大天敌。我们的日子过得小心翼翼,只能夹着鸟尾走路,压低嗓门说话。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本性成了罪过。

尽管没有实行计划生育,可我们的同类越来越少。能够在城市里生存下来,深沉、诡秘是必须的。都说麻雀好养活,可现在也沦落为二类保护动物了。

转眼几十年。这年头,咱身份提高了,待遇也不同了。在公园里散步,不用怯生生地躲着人类。前不久,我在楼宇窗台上的花盆中觅食,觅着觅着就进了屋,找不着回家的路了,我恐惧,担心,大叫,到处乱窜乱跳,最后还是束手就擒被主人逮着。我懊恼委屈,我感叹命运,我赌咒发誓“鸟为食亡,下辈子再也不当麻雀了”。想到这回要被酱汁或糖醋,我狠狠地啄了两口那只抓我的手。可我挺走运,没想到主人抚摸了我两下,把手伸到窗外,放开了我。现在,我带着兄弟姐妹还会去那窗台觅食。

我很想告慰太祖奶奶:人类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依然可以叽叽喳喳、蹦蹦跳跳地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