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到斯”曾庆宏

作者:丁于俭 发布时间:2017/12/28

  曾庆宏是笔者的朋友,也是许多人的朋友。因为曾庆宏前去援疆,我学会了一个哈萨克单词——дос(汉译为”朋友”,读作“到斯”)。

  甲骨文里,“朋”的本义是系在一起的两挂玉串;“友”是表示协力互助的两只手。笔者为有他这样的朋友而骄傲。

  加入致公党前后,笔者一直在浩瀚的古籍中找寻“致力为公”的精神源泉。在墨家思想中,笔者读到了“公天下”,读到了“忍所私以行大义,钜子可谓公矣”, 读到了“仁人之事者,必务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读到了为“公天下”“ 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还踵”,读到了“使天下兼相爱,国与国不相攻,家与家不相乱,盗贼无有,君臣父子皆能孝慈” ,更为重要的是墨家的宗旨“口言之,身必行之”。——因而,至少笔者认为,墨子的思想很大程度上是“致力为公”的精神源头。

  之所以在这里说这样一大段,是因为在我身边看到了太多太多具备如此精神,如此信仰,如此行为的致公党员——曾庆宏便是其中的一个。也许因为他算是墨翟老乡的原因吧,笔者更有在他身上找寻墨家痕迹的兴趣。

  笔者与曾庆宏首次见面是在一次支部的会议上,两个人坐在会议室的一隅,他话不多,甚至有些羞涩。多多接触后,深刻的印象便是“口言之,身必行之”——虽然并不魁梧,但大有为公益两肋插刀的山东好汉的样貌。

  前往医疗落后地区的一次次义诊,一回回讲座,曾庆宏总是义无反顾。

  他曾说这样一件事——“在走村入户体检时,发现一个80多岁的老年人四肢抖动20年没有诊治,我考虑为患帕金森氏病并针对病情做了治疗,一月后随访老年人抖动明显好转。这次走村入户也是我们了解当地社情民意的过程。”这平实的话语中,显现一个致公党人平凡中的精彩。笔者曾这样对他说:“你此番主动请缨前往霍尔果斯援疆,果然先生之风。”

  2017年8月,“一直以来在新闻中知道新疆医疗条件欠发达,有机会就希望能够帮助到他们”的曾庆宏,肩负着组织的重托、连云港卫生系统和同志们的期望,跨越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上东西桥头堡两端,行程五千公里,来到了这个被称作“一带一路”亚欧经济走廊核心示范区的边陲城市。

  “接诊患者300余人次,除了每周二、五定时查房、诊疗,他还时常利用空闲时间与患者聊天,开导他们放松心情,消除对病情的焦虑,保持良好的心态。在他的精心治疗下,很多患者的身体逐渐恢复,。他为众多患者解除了病痛,一个个的患者在他的手上得到有效诊治,他赢得了众多患者的尊重。”记者的这一段话,让笔者对这位四十三岁的医学硕士的霍尔果斯之行有了亲临其境的感触。

曾庆宏是许多人的朋友,以他玉一般的心灵,以他高超的医术为每一个陌生的新疆朋友服务着。

  在霍尔果斯,曾庆宏有一位被称为“半个同行”的дос(朋友),一名当过兽医的名叫布克巴依·努尔霍加的哈萨克族老大爷。这位老大爷一年来反复双下肢水肿,一周前加重,偶有胸闷、气短。入院后,曾庆宏给他安排了详细的身体检查,并结合患者的心脏彩超、动态心电图、胸片等,诊断为慢性心力衰竭。曾庆宏给予了强心、利尿、降压、扩冠等多种综合治疗方案。住院1周后,老大爷双下肢水肿消失,症状明显好转。

  这位哈萨克族老大爷对曾庆宏说:“拉和买特,到斯!”这句哈萨克语便是“谢谢,朋友!”

医患之间,不同民族之间的这 “дос(朋友)”的称谓让人动容。

  霍尔果斯人民医院的艾里玛医生告诉记者:“一次夜里三点多,来了一个危重病人,当时我们给曾主任打电话,他当时厚衣服洗了,穿着衬衣就来了——遇到危重患者时,他总是冲在第一线,组织抢救。”笔者不禁感叹真可谓“忍所私以行大义,钜子可谓公矣”!

  在霍尔果斯,曾庆宏和医疗队多次走村入户进行免费体检活动,为80岁以上老人入户体检50户次;参加市卫计委组织的全民健康体检工作质控检查,并全程指导体检规范。通过为牧民与村民耐心诊治,让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群众感受到了党和国家的好政策,感受到来自连云港的关爱与温暖。

医疗援疆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为医院培养人才,搭建人才梯队。曾庆宏在治病救人的同时,还积极发挥“传帮带”作用,定期通过课件讲座、实际病例、一对一带教等多形式、多渠道向年轻医生讲解内科常见病及多发病诊治,使他们掌握相关疾病的最新进展。曾庆宏还帮助科室规范病历书写,传授BPPV手发复位,受到当地医生一致好评。

  霍尔果斯人民医院于春艳医生特别提到:“曾老师不但医术精湛,而对病人和蔼可亲、视病人如亲人的服务态度及恪守医德的精神更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笔者问及在新疆的感受,曾庆宏认为最令他困惑的是与不少患者语言不通,“作为医生,是最想与病人面对面直接交流的,而这里很多的患者是少数民族的,语言交流存在障碍。”而谈到援疆的艰辛,谈到不能在身边辅导孩子、照顾家人时,他总是憨厚的笑着避而不谈。

  在曾庆宏的援疆日记里有这样一段话,“不知不觉来这里已有八十多个日日夜夜,她的美丽与又神奇是不能够用语言轻易描绘的,我爱这座边境小城,我爱这个城市的朋友们,我为可以帮助到很多少数民族的朋友而高兴”。而笔者为有这样一位“口言之,身必行之”的默默贡献着连云港力量的дос(朋友)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