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事理通过心气和平--我的杨杰老师

作者:丁于俭 发布时间:2019/10/14

2019-10-14(丁于俭)事理通达心气和平--我的杨杰老师.jpg

翻阅《四书章句集注》时,看到朱老夫子对《论语·季氏》“不学诗无以言”和“不学礼无以立”的解读,依次是“事理通达而心气和平,故能言”,“ 品节详明而德性坚定,故能立”——拍案叫绝之余,我想到了我所敬仰的杨杰老先生。

刚加入致公党时,我便认识杨老。那时老爷子总是骑自行车风雨无阻地来参加活动,安安静静地坐在会议室的一角;总是以欣赏的眼神看着每一个人,无论是发言者还是倾听者,却从未听过老人的慷慨陈词。偶尔与老人聊上几句,听到的也是他知足的娓娓道来。

记得那时我正在帮朋友修改一篇论文,该文指出“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本是文子的见解,不过因诸葛孔明的《诫子书》之所谓“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而声名大振。当时,我正陷入“因修身因致远而静”还是“因静而修身而致远”的纠结之而不能自拔,考据的念头也就淡了,反而倒是强了对杨老的兴趣。

我以为未曾经历离乱的人是很难像杨老那样达到“心气和平”的境界的,因为“事理通达”是建立在多舛的经历上的。无论是“不惑”还是“知天命”,无论是“耳顺”还是“从心所欲,不逾矩”,这都是走向“事理通达”,走向“心气和平”路上的必然阶段。

这样想着,我渐渐明白了杨老的安静,杨老的知足,杨老对每个人欣赏的眼神这内中深刻又浅显的道理。

我突然有了一丝惭愧:作为读书人,我所读的不过是平面上的之乎者也抑或是平平仄仄,而杨老以其“涵泳工夫”将读书与阅读人生合二为一,乃是真正意义上的读书。

在与杨老次数不多的接触中,还有一件事让我受益无穷——那便是杨老的倾听。

年少气盛者,多数厚“说”而薄“听”,那时我便如此;而杨老则是非常重视倾听:他安安静静地倾听每一个人的发言,总是带着欣赏的神态,让每一个发言者畅所欲言——我向来以为这是一名老教师给我上的非常重要的无声的一堂课!记得一次,我在灌南担任优质课评委,一位年轻教师和我私下交流,赞许我对她欣赏地倾听时,我竟感动不已——杨老,谢谢您,谢谢您对我无声的教诲。虽然我没有拜杨老为师,但杨老的确是对我有着深刻影响的老恩师。

…… ……

前年,我随总支主委们前去拜访杨老时,突然觉得杨老真的老了。但不变的依旧是他的安静,他的倾听,他的欣赏的目光,他的娓娓道来。老人找出一本市委会很早以前印刷的通讯录,慢条斯理地每一个后来者讲述海州支部成长的故事。

感谢摄影者记录下了那个瞬间,而那个瞬间我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因修身因致远而静”或者是“因静而修身而致远”都是走向“事理通达心气和平”的重要途径!